DanceFeaturedInternational ArtistsLocal ArtistsQuotes

当代舞 : 您的问题,我的答案。

By June 16, 2019 No Comments

M1【触】当代舞蹈节首度让参与的艺术家回答您关于观看当代舞蹈最热门的问题。

 “如果我能用语言表达,我就不会用舞蹈了。”

– Jan Möllmer(德国)

在过去的十年里,M1【触】舞蹈节收到了很多来自观众的问题与反馈。

我们意识到许多观众朋友,尤其是非舞者或首次参加我们舞蹈节的观众,都有相同的经历和疑问。同时也都提出了类似关于如何看当代舞的问题。

这就是为什么今年我们与来自世界各地参加 M1【触】舞蹈节的艺术家一起整理了这篇文章。从观看表演时的心态,到你了解在剧场里看表演的意义,解答一些常见问题。

这会帮助您发现自己喜欢的东西,也许会激发您欣赏当代舞蹈表演并从中获得更多乐趣。

问:编舞如何看待创意他们是如何决定将这些创意变成当代舞?

对于当代舞蹈编舞者来说,创意的灵感来自他们的生活经历,文化,或相关的主题。他们也能通过阅读,旅行,观察生活以及重要的社会和政治事件,找到灵感。编舞者也受到他的舞蹈训练背景的影响,例如:嘻哈,古典舞,戏剧,踢踏舞和爵士舞等等。

编舞者都有个人独特的灵感。意大利编舞者 Isabella Giustina觉得,创作仿佛堕入爱河: 会因为看到的画、听到的音乐、闻到的香水、阅读过的书, 取得一丝灵感, 并能表达其主题。

Isabella Giustina 攝影:MIRCO PALTRINIERI
Co.Lab.Asians. with T.H.E Second Company.
Jan Möllmer 攝影:Simon Baucks
The Man. M1 Open Stage Programme A

对于舞蹈艺术家来说,简而言之,身体是他们最自然的沟通方式。“如果我能用语言表达,我就不会用舞蹈了”德国舞蹈家 Jan Möllmer 说。

加拿大编舞 Josh Martin 同意,“我不会特意去把想法或主题变成舞蹈作品,我只考虑舞蹈的本质 – 详细的编排时间,身体,和空间。”

Josh Martin 攝影:David Cooper
Leftovers. M1 Open Stage Programme A

将想法变成当代舞蹈,是与更广泛的观众分享这些内心思想和情绪的一种途径。“我相信我所想表达的,对其他人也是有价值的。价值可以像有娱乐性一样简单,帮助别人看到生活中更轻松的一面,或启发他人探索一些自己的想法。“大部分舞蹈事业扎根在新加坡的马来西亚人 Hwa Wei-An 说道。

Hwa Wei-An 摄影:Faye Tan
Ignoramus. M1 Open Stage Programme C

“相对于用说话和文字来表达,舞蹈是一种低效的,不连贯的方式。但它是一种非常强大的媒介去表达你无以名状的东西。”

Josh Martin

问:编舞者如何创造不同的动作?

编舞者以不同的方式创作,但一些比较常见的方法包括即兴创作或为了表达特定概念而创造的动作。

在即兴创作中,动作的创作是一个自发并有机的过程. Möllmer 通过营造一种环境来让他的舞者“以最诚实的方式做出反应”,以便他们从内心“创造”。

一些编舞者可能会使用特定的练习,图像或文本作为编舞的出发点。

例如,当以色列编舞家 Nimrod Freed 开展他的作品 Tennis-Now or Never 时,他通过观看网球比赛并与他的舞者一起探讨网球运动员的内心世界来开始这个过程。然后,Freed 记录他们的即兴动作,回顾那些内容并最后选择舞蹈的动作。

Tennis – Now or Never by Nimrod Freed.
攝影:DANA KARUCHI. M1 Open Stage Programme A
Nimrod Freed.
攝影:Eyal Landsman

编舞者还可以利用一系列特定的即兴创作技巧和动作实践来创作他们的作品,一些比较常见的技巧包括 gaga 和接触即兴 (contact improvisation)。

談ス Dan-su by Shintaro Oue. 照片來自MATRON
Binary – International Artists Showcase

作为接触即兴的实践者,日本舞蹈家 Shintaro Oue 将他的创作过程描述为“人与人的讨论:编舞者和他的舞者之间关于做什么和要探索什么的会话。”

其他编舞者使用概念框架来构建和定义(在舞蹈里)应包含什么动作。丹麦编舞家 Kitt Johnson 详细阐述道:“当我有一个概念,我会完全投入顺从,对动作的选择非常严格。譬如概念是主人,身体的动作将会是它的仆人”。

Kitt Johnson 攝影:Per Morten Abrahamsen
Binary – International Artists Showcase

Giustina 补充道,“我(在舞蹈里)想要表达的主题,内容,特征会建议哪些动作是适合使用的。舞蹈里所有的元素都必须有助于我在舞台上讲故事”。

问:“看的懂”当代舞表演重要吗?有“需要”去“看懂”编舞者的意图吗?

虽然当代舞可以被看作是抽象的,但很少会有编舞者是故意让作品模糊不清或难以理解的。

“对于我自己和大多数同龄的人来说,我们并不是想让人产生混淆。我们不是在传达一个抽象的谜题,或传达秘密的信息或意义,” – Josh Martin 解释道。

大多数编舞者不会带着一个「观众按照他们预设的期望去 “看懂” 表演」。正如新加坡编舞家 Bernice Lee 所说,“表演中总有很多含义,对我而言,这是舞蹈乐趣的一部分。” 即使是像 Giustina 这样的编舞者 – 每个她创造的动作都具有特定意义,她相信观众会有自己的诠释而创作自己的故事。

对于一些编舞者来说,他们对表演是否成功有一个更有意义的基准:观众是否 “感觉” 到某些东西,这比 “看懂” 某些东西更重要。 Freed 说,“这可能是一种兴奋感,任何情感,思想或联想都会引发一个人的心灵思考。”

通过观看当代舞表演,像 Oue 的一些舞蹈艺术家希望能鼓励以不同的观念来观察生活。“我认为我们完全生活在一个 ‘了解’ 和’理解’的社会中,我试图创造一个可以容纳’看不懂,控制不到’或‘无法分类’的空间,去接纳未知的可能性。”

问:喜欢一个表演是必需的吗如果一个观众不喜欢他看到的内容怎么办?

你可能会觉得,"天啊,我花了这么多时间和金钱看这个表演,我却不喜欢它!" 但我认为这是一件正面的事情,你学到了很多关于你对表演艺术方面的品味。

Shintaro Oue
Edwin Wee
DiverCity

不喜欢一个作品也是一种强烈而有效的情绪反应。正如新加坡编舞家 Edwin Wee 和 Rachel Lum 所暗示的那样,当观众对表演有否定的回应,那可能会引导观众对作品产生更多的思考,引发对话和建立意识。

Rachel Lum
DiverCity

Shintaro Oue 认为,不喜欢表演的一个好处就是,这可以让你发现自己真正喜欢的东西。发现吸引你的艺术(以及不吸引你的作品)是这个过程中健康的一部分。

如果你不喜欢这个表演,Hwa Wei-An 建议:问问自己为什么(不喜欢)这对观众了解自己对当代舞蹈的发展是重要的。

“如果这是风格问题,那么观众可能会发现他不喜欢某类型的舞蹈。但是如果不喜欢的原因比这更深入,那么观众正在质疑不同作品的价值。“这种意识有助于观众对艺术的反思,而从中让他们理解自己想要支持的艺术类型和艺术家。“ 他补充说。

Natalie Allen 的 CLIMATERIC 摄影:Timothy Green
M1 Open Stage Programme B

虽然观众可能不同意所看到的内容,但这有助于他明白与尊重编舞者原本的动机,因为这些对编舞者创作的作品应该是恰当有效的。“我试图理解为什么编舞者会选择以特定的方式呈现自己的想法,“澳大利亚编舞家 Natalie Allen 说。

Bernice Lee 认为,观众培养品味的过程非常重要,因为你可能会随着时间而改变或发展。“请继续观看不同的表演!在表演的世界还有很多值得去探索的作品。过去,我很讨厌某些作品,但是当我再次观赏它们时,我对它的想法发生了变化。我们的品味和喜好是可能会变的。”

Ghosting, Indelible in the Hippocampus by Bernice Lee.
攝影: Jeff Low. M1 Open Stage Programme B

问:在观看当代舞表演时,持什么心态会有所帮助?

简单地说:开放,谦虚,并且享受你最感兴趣的东西。

正如 Martin 所说,“你即将见证一个现场实验,这是独一无二的,永不重复的。这是一种特别而罕有的体验!”

本文由撰写:Adeline Loh

翻译:Sunny Xie

Adeline Loh 是一位内容创作者和自由撰稿人,负责设计,艺术,商业和生活方式
她目前为M1【触】当代舞蹈节和新加坡国际艺术节写作。

想了解更多关于當代舞蹈,來参加在 Hotel G 举办的
Decoding Contemporary Dance”!

详情请查看更多「觸」当代舞蹈节的《节目

Leave a Reply

Font Resize
Contrast